首页
> 新闻资讯 > 在水一方

鄱阳湖中心的家

发布日期:2020-08-02 18:44 信息来源:江西省水文局 作者:占雷龙/文 刘鹏/图 浏览次数:

鄱阳湖中心,碧水蓝天,风景如画。

大概谁都想不到湖面上会有这样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小岛,会有怎样的一群人,会有如何动人心弦的故事……

棠荫岛,位于鄱阳湖东西向与南北向中点的交汇处,聚集了江西境内五大水系中的赣(除赣江西支)、抚河、信江、饶河四水,是鄱阳湖中心的“肚脐眼”。

在这座岛上,留下了一代又一代水利人艰苦奋斗的岁月痕迹。1959年,年仅28岁的水文站长汪泽培带领3位同事登上棠荫岛,迈出水利人守护鄱阳湖的第一步。他们通过肩扛手提,把木材、砖头、石灰弄上岛开始建站房。一间小平房归置成办公室,相邻不远的另一小平房归置成职工宿舍,再挖上一口生活取用水井,水文工作生活齐活;用电问题略微复杂要先缓一缓,可谁也没曾想煤油灯一用就是38年,直到1997年底才通电;2010年,江西水利三大基地之一的鄱阳湖水文生态监测研究基地在棠荫岛开工建设,当初破旧不堪的小站华丽变身,村民们口中“棠荫血吸虫窝,蚊虫蛇又多,苍蝇握成把,人来无处躲”的村落也旧貌换新颜,成为鄱阳湖上生态宜居的“水上明珠”。

棠荫岛全貌

水利人与岛上居民结下了不解之缘。起初,因生态基地建设需征用岛上大量的土地,虽然已尽量远离岛上生活圈,远离岛上生活圈,可当地村民却觉得整个岛都是他们的,水文站要建设基地,可以,不过必须提供高额的征地补偿。双方就此事弄得很不愉快,矛盾隔三差五就要闹上一次,轻则开骂重则开打,有时候甚至还有生命威胁;后来,真诚付出终获肯定和理解,水利人不仅自己在进步,也带着当地渔村乡民一起进步。村民们改变了过去单纯依靠捕捞的经济收入模式,通过优化农林渔结构,实现经济生态效益双丰收。村内铺满了硬化道路,再也不用一下雨就满脚泥泞。卫生也环境大为改善,熏人的鱼腥味再也不会“飘香四溢”。现在村里最壮观的活动,就是傍晚大伙集中在文化广场跳广场舞……

2020年7月以来,江西赣北和赣中北部地区多次遭受暴雨或大暴雨袭击,鄱阳湖水位持续上涨,湖区及周边地区遭遇严重洪涝灾害。至7月11日8时,棠荫站水位22.26米,呈上涨趋势,基地的岸坡正遭受大浪的冲刷,随时都有塌坡的危险。任由发展,湖区水面将逐渐漫过基地低洼处堤坝,甚至超过800KVA厢式变压器房地基,变压器房会进水,后果不堪设想。

“当时我真是心急如焚,本来刚回老家休假,赶紧死命往回赶,乘坐快艇途中还遭遇了暴雨和5~6级大风,好在赶上了。”基地项目部主任陈晓生呷口茶缓缓道。

构筑围堰

虽是第一次面对如此高的水位和如此不利的情况,但迎战洪魔正是水利人的职责与使命。基地人员冷静分析了情况,果断决定采用灌装沙袋构筑围堰的方案,阻止洪水侵袭变压器房。大伙说干就干,铲泥沙、装沙袋、筑围堰,十几号人在忽晴忽雨的恶劣条件下来回穿梭、健步如飞,与洪水抢时间、与暴雨拼速度,一下午时间就填筑沙袋近千个,至傍晚时分就成功构筑好围堰,将洪水与变压器房隔离开,让围观的村民们惊叹不已。

7月12日0时,鄱阳湖星子站水位到达22.53米,超越98年历史最高水位,形势愈发严峻。又是个不眠夜,值班人员刘鹏和段银助照例巡查堤坝,黑夜中透过微弱灯光,他们发现“赣水文007”快艇在风雨中剧烈摇晃,随时可能被掀翻,刘鹏忙不迭向带班领导潘书尧汇报了情况。由于风大浪急,夜晚视线又非常差,工作人员数次试图将快艇移送上岸都以失败告终。正值苦无对策之际,村民们闻讯主动来帮忙,凭借村民段隆根多年打渔练就的高超船技,船只最终成功上岸。

“真是非常感谢老乡们,在基地遇到困难的关键时刻,他们不顾个人安危前来相助,让我们倍感温暖,这些年的努力付出都值得了。”陈晓生如是说。

7月12日,棠荫村东边的庙湾坝因长时间受洪水浸泡,于凌晨3时左右发生溃堤,棠荫老村群众家里有不少进了洪水。虽然村委提前将低洼处村民转移出来,没有人员伤亡,但是还有几家房屋被淹,受灾群众多为留守老人与小孩,因村内没有亲友投靠而无家可归,生活极为不便。陈晓生了解情况后,主动表示“大家在这个岛上共同生活多年,早已如亲人一样,谁家有困难都可以跟我们说,一定倾尽全力。”紧接着,基地人员连夜安置了王换琪、汪明生、王琴爱等6位本地受灾群众,为他们配齐了被子、蚊香、热水壶、纯净水、方便面等生活物资。同时,马上架设排水泵开始抽水,通过近一天时间的排涝,低洼地段情况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后来由于受淹区域过大只得暂时作罢……

“其实当时基地情况也不乐观,进出基地的水陆交通中断,后勤保障物资得不到及时供应,由于要进行电力排涝,基地电力非常吃紧,发电机也不堪重负。可总不能看着老乡受苦,村民们这些年也为基地建设出了不少力,咱说什么也不可能袖手旁观。”陈晓生诚恳的说。

近几日,鄱阳湖水位过峰回落,缓慢渐退,棠荫岛也迎来了灾后新生。基地人员快速行动,联合老百姓集体进行清淤、消杀、排涝,大家在烈日下依旧干劲十足,积极为尽快复工复产做足准备。

堤坝清淤

傍晚的风吹拂湖面,平静的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鄱阳湖中心这座岛,早已不再孤单,人们之间有了血脉联系。他们嘴上有笑、眼里有光、心中有爱,称之为家。

责任编辑:韩圣明

图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