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赣鄱安澜

睡梦中的铃声—徐埠水文站“7.8”测洪实记

发布日期:2020-07-19 14:26 信息来源:九江市水文局 作者:高立金 江小青 浏览次数:

 

78日凌晨430分,睡得正香的我被急促的电话铃声唤醒,我睁开朦胧的眼睛一看,是彭泽水文中心“掌门人”江小青主任打来的电话,“都昌普降暴雨,目前降水量超100毫米,你同梅振军立刻赶回都昌徐埠水文站……”我没来得及细问就匆匆忙退了房自驾返回自己的岗位。

雨,瓢泼而下,车轮碾压得高速路面上的流水如瀑布似的向两旁溅起,刮水器在不停地来回刮水。眼前仅有朦胧的感觉,尽管心急如焚,我还是把车速降到了八十迈。

当我到达徐埠站时,昨天去驰援彭泽时还是那么清澈温顺的河水,此时变得汹涌澎湃,河面上漂浮的杂草、杂物在水面上随波起舞。在短短的十来分钟里洪水犹如猛兽般吞没了P3水尺。

面临眼前如此复杂的测流环境,我与同事梅振军商量,缩短测时,采取水面一点法施测,就是采取这种最快最简单的测流方法,有时一个测点也是要反复施测。有时是避让漂浮物碰撞流速仪,有时是水下杂草缠住流速仪,在此情况下,我只有站在阳台上观察漂浮物的动向和及时清理缠绕在铅鱼上的杂草。

雨点疯狂的打在我的脸上,让我无法睁开眼睛,一边用衣袖抹去雨水,一边用手艰难地扒去铅鱼上的杂物,手心被棱角刺得钻心的疼痛,但是扒草的速度并没有放慢,在与时间争分夺秒。此刻同事梅振军,时而操纵测控平台,时而卡表计数,时而计算流速,时而观测水位,一系列忙而不乱的操作,彰显出一位老水文人沉着稳重的风范。

水位仍在不停的往上窜,没有丝毫的喘息时间,紧接着第二轮抢测开始,我一边把这里站房可能要被淹的情况向江小青汇报,一边向都昌县防汛抗旱指挥部及应急管理局汇报目前的水位、流量,同时提醒当地政府做好低洼地居民的转移工作。根据当时的涨水趋势,我预感到这场洪水一定会超过2016年的那场洪水,虽然离建站历年最高水位还差三十多公分,可是仍看不到洪峰到来的征兆。

74日开始,江小青主任一直坐镇彭泽中心,时刻关注都、湖、彭三县雨情、水情,及时安排人员下到测站抢测洪水过程,还要参加彭泽县防汛商讨会,当他得知徐埠站正在超历年最高水位时,并且徐埠水文站测洪能力已经到达了极限。他马上请示市局安排人员支援,并得到迅速响应,由经验丰富的测资科长占承德、副科长曹嘉以及水质科刘祎组成的抢测组立即从彭泽赶到了徐埠站。

听到市局抢测小分队马上能来驰援我们,正焦急超过施测能力束手无策的我们,瞬间对战胜这场大洪水的信心倍增。

当我同梅振军抢测到第四份流量资料的时候,洪水已经漫过出站道路,水流湍急,梅振军抢测第五份流量时,我这才想起我去年新购的小车还停在站院球场上,而那填出来的路面更低于操作房路面,应该早被洪水围困出不来了。

此时此刻,人身安全是我要考虑的头等大事,考虑到梅振军同志不懂一点水性,年纪也快六十岁,不敢贸然强行渡水,只有望着满眼的滔滔河水,驻足在洪水开始闯入的工作房内。

这时,徐埠镇政府维安工作组看到我两被围困在缆道房,他们派出四名水性较好的救生员拿着一根救生绳相互牵着向我俩慢慢涉水走来,把我们救出困境。我撤出站房时,快十点钟,我们测的最高水位是20.07米。

占承德科长一行4人,驱车赶到徐埠站,我们虽然不能见面,更无法参加抢测工作,只好把想好的抢测断面位置告诉了他。他们抢测到了20.64米的洪峰水文资料,同时测得了2次洪峰过后退水面流量。

占承德科长临行前给我来电话,他们要立即赶往永修水文中心,永修在告急。我心里油然升起一股酸酸的味道,他们从那么远赶来帮助我们,连见面亲自说声谢谢都没能做到,更别说能吃上我们送去的盒饭。虽然情况特殊,虽然同是手足同事战友,但心里那份歉意却无法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