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政务之窗
新闻资讯
公众参与
首页>> 在水一方>>正文内容
岁月,一首逐梦令
来源:吉安市水文局 作者:罗德辉 发表时间:2020年05月15日 字体[ ]
 

五月的天,立夏的,繁星点点忙里偷闲,一个人端坐在值班室的电脑前,漫无目的的敲打着键盘,其实我并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只是想记录下自己生活的点滴……

五一劳动节回了一趟家年初疫情到现在,小半年没回去了,路上听见来自车窗外的乡音感觉格外的亲切,看见乡亲们都恨不得上去抱头痛哭,互诉衷肠。都说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可我这而立之年的“少年”胸腔里却满是乡愁。

乡村的夜晚总是格外宁静,父母张罗了满满一桌子菜,母亲说是给我补回春节没回家的伙食,我猛点点头,大口大口地享用这丰盛晚餐。母亲做的饭菜总是让我味口大开,不知不觉好几碗饭下肚,我说母亲的手艺越来越好了,母亲笑着说我好久都没回家了……

回家第二天,抽空去看了看梦里的鄱阳湖月的鄱湖水还未涨起,低水的湖面是一条条行船的河道,偌大的洲滩上绿油油半人高的青草间还夹杂着许多我们余干人 “饭桌上的宝”——藜蒿我们老家说:三月“藜”,四月“蒿”,五月“当柴烧”,现如今早过了摘藜蒿的季节,月的藜蒿根茎早已变老,不在鲜嫩翠绿鄱阳湖的藜蒿是我们当地人养家糊口的重要来源,春节刚过没多久父亲母亲就会趁着这刚冒出藜蒿新芽的新鲜劲儿赶紧采摘,为了卖个好价钱,他们三四点起床,徒步路来到鄱阳湖边,弯着腰在无遮无的鄱阳湖边采摘好几个小时,初春的天气,有时寒风凛冽,但他们却从不喊苦,摘满两箩筐,又得挑几十斤的负重徒步回家,一来一回,人早已累的筋疲力尽回家还得给藜蒿摊开,洒水降温,怕其内部温度过高出现腐烂,摘回来的藜蒿是不能储存过久的,只有新鲜翠绿的蒿才能在市场卖个好价钱,为保证质量,必须得迅速把它一根根摘出来儿时每每看到家里堆积如山的藜蒿几近崩溃,但父母总会给我开出1毛钱一斤的工资让我安安静静的坐上几个小时,摘完藜蒿的手满是青苔,但拿着自己赚来的“巨款”心里还是乐开了花……

在我成长过程中,仿佛所有的记忆都与这一湖清水有关,儿时,孩童们则在湖边嬉戏,大人们则在湖边采藜蒿、在湖里打鱼,生活简单幸福如今鄱阳湖彻底禁渔了,2020年开始全面销毁渔船,十年内不准再下湖打渔。父母三十多年的打渔生活终究是在国家生态保护政策中戛然而止,断了收入来源他们坐立不安。在家里了小半年的父亲在村里找了一份活儿,计费。听母亲说,父亲拼了的做每天早上五点出门晚上七八点回家。电话回家总是劝他不要这么拼命的,家里经济条件也越来越好,累坏了身体不值得,他总是笑着说“没事没事,做了事心里踏实”。

这次回家看到他脸晒的黝黑,额头一道道皱纹,比以前苍老了许多。我想多关心关心他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因为害怕耽误了他晚上休息的时间,甚至不敢和他多说几句话……小时候他们说等着我长大,日子就解放了。长大了等我考大学,毕业了等我参加工作,工作了等我结婚……一辈子就在这漫长的等待期待中渐渐变老。

着,我们在寻找幸福和快乐。生活的本质或许就是在岁月的磨砺中渐渐露出他的本来面目以前总是撕心裂肺高喊着要对生活战斗到底,自己要变成一颗发光发热的太阳去照亮周围世界,要永远无所畏惧,勇往直前,喊着喊着发现自己的嗓子已经哑的发不出声来。如今已到而立之年,开始为健康和生活而焦虑,开始在幻想和现实中来回切换,开始拨开生活的层层面纱,开始迷失又若有所得。

我想许下一个愿,愿年少的梦可以一直做下去。

责任编辑:林柳枝
首页 | 在线投稿| 站点导航
版权所有:江西省水文局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沿江南大道1499号煌盛外滩国际A座
邮编:330002 邮箱:jxsswj@sina.cn 电话:0791-88898505 推荐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赣ICP备05005170号-1 政府网站标识码:3600000080 公安备案号:36010302000141 技术支持:红浩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