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测 立身之本”系列宣传之一
——新时代的水文人是幸福的
来源:上饶水文局 作者:严磊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14日

    不知不觉,又是一个夏天;不知不觉,又是一个汛期;不知不觉,来到水文也已经一年多了,时间不长不短,体悟既深且浅。深的是对水文人、对水文事业的敬意与日俱增;浅的是在干了一辈子的老水文面前,在经验更丰富的领导同事面前,我依然还是水文新兵。学习,永远在路上。

    也是去年汛前,我去到了梅港。一个国家重点水文站,信江入湖控制站,五河七口之一,一个被领导和老同事们称为上饶局旗帜所在的地方。呵,瞧它这么多头衔,能去那里锻炼一年,与有荣焉,心里那可是鼓足了干劲的。那里观测项目全,是一个学习的好地方,能让人得到最大的锻炼。在这种地方,怎么能不热火朝天的大干一场。

    可初到基层测站,这里的生活却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波澜壮阔,有的只是默默无闻,并没有惊心动魄,有的只是平静淡然。每天完成水温、岸温、蒸发、雨量等日常基础观测项目,整理好数据资料,就是巡视观测场和站院卫生。接着按照核定标准,在负责梅港流量测验的“海哥”安排的测次布置下,进行流量测验和“取沙”。说到取沙,第一次从负责泥沙测验的“坚哥”嘴里听到这个词,我是一头雾水,这,我们还要挖沙子吗?后来“上船操刀”,实际来了那么一回,才知道,我们是用横式采样器取河里面的水样,进行含沙量和泥沙颗粒粒径级分布的分析,是为了掌握入湖泥沙情况。

    日子过的平平淡淡,我也一直以为,测流就是用船拖着ADCP在测流断面上来来回回,除了第一次测流时是听说这仪器价值几十万,还是进口的,惊讶一番之外,给我留下的印象就是这家伙真重,是个体力活。操作着那么傻瓜式的软件,平时三四百米,涨水五六百米的河面,两个测回也就个把小时,好似江上吹风散心。一直以为做沙量和颗分,就是按部就班,沉淀、过滤、烘干,操作电子天平称重或者用一台叫马尔文的,又据说是价值几十万的仪器分析水样中泥沙的粒径分布。即使是更加费时费力的颗分,刨去前期的预处理时间,一个样也不过10分钟,好像一切都是那么的简便。

    直到后来,我们用了流速仪进行了几次流量测验,按照垂线布置,三点法、五点法,摇绞车、放铅鱼、卖力气,听声音、看时间、记转数,这繁琐的操作就不说了,光是船的定位,就耗费不少时间。一趟下来可不得两个多小时。顿时觉得新时代的水文人真幸福,有着新技术的“辅助”,有着新仪器的“加成”,那还不是像“开了挂”一样,省时省力,方便快捷,不得不感叹科学技术真是第一生产力。至于更久远的画面,就只能存在于老同事老前辈们的只言片语中了,那时候,测流还用的是没有动力的木船,梅港那时也没有跨河索,对于船的定位,是要先把船摇到上游,在岸边的石头山上打锚,然后用绳子放下来的,就这样在河里面控制船的定位。测一次流,经常就是半天的时间。遇到洪水过程,那还有一整天在船上不上岸,为了省时间、“抢过程”,在船上做饭的情况,真真辛苦。那时候,做含沙量分析,用的是机械天平,那种一个一个砝码的添减,急躁的人恐怕受不了。那时候做泥沙颗粒分析,是通过沉降法,用的是一种叫做粒径计的设备,做一次分析,最少10小时起,耗费时间、精力。也还真就是在梅港,这个拥有众多头衔的水文站,有幸在地下仓库见到了这一套“大玻璃管子”,听说已经被筹建的水文博物馆给预定了。

    看到这,我知道肯定有人会有疑问,这些老的方法技术,不是当时学校书本里都会学的吗?怎么你不知道?这就是我,一个通信工程专业的水文新兵的懵懂了。

    想想以前的这些画面,现在全面推进的监测改革,不断优化的体制机制、不断优化的巡测管理、不断优化的站网功能、不断优化的监测技术,给新时代的水文人带来的变化,从监测,水文的立身之本上面看到的成效,对比老一辈的水文人辛酸苦楚,新时代的水文人却是幸福的。真的是从偏僻的水文站点,从大山中走出来;从落后繁重,方法也相对不安全的基础劳动中解放出来。面对复杂的改革形势,让水文人能跟上时代,让水文从幕后走向台前,谱好新时代的水文旋律,唱响新时代的水文之歌!

责任编辑:杨洋